矽膠娃娃,不止是生理需要,更是孤單的陪伴者

過去,我們總是能聽見有人對著單身狗說 “ 你女朋友漏氣了 ” 這種玩笑。

大家對 “ 實體娃娃 ” 的印像也都還停留在這種製作比較粗糙,質量也不太好的 “ 充氣娃娃 ” 裡。但其實,現在的 “ 實體娃娃 ” 早就做到了質的提升!

一般都是用矽膠或者是混合材料 TPE 製作的,不僅在外形還是質感上,看上去都和真人所差無幾。所以,現在的實體情趣娃娃一般都是指 “ 矽膠娃娃 ”。 除了能擺出各種姿勢以外,甚至還有企業已經在研究植入聲卡和人工智能的技術,準備把 “ 矽膠娃娃 ” 變得更為智能和擬人化。

今兒,想要跟大家聊一聊,關於 “ 矽膠娃娃 ” 和她背後的那些故事。 提起 “ 矽膠娃娃 ” 這類東西,大家應該最先想起的是盛產愛情動作片的日本。 但大家可能不知道,國內有一家賣 “ 矽膠娃娃 ” 的老字號店叫做 “ 蒂艾斯( Exdoll )” ,堪稱中國第一矽膠娃娃工廠。 靠著賣實體娃娃,這家公司甚至還上了市。

提起 “ 矽膠娃娃 ”,你們會覺得這是乾什麼用的?

我想大多數人可能和我一樣,第一反應想到的都和 “ 性 ” 有關。但據蒂艾斯的老闆說,兩萬多的娃娃其實很笨重使用感並不好,最多可能用不到一百多次。

所以相比生理需求來說,其實購買矽膠娃娃的顧客,有時候更多是為了一種情感需求。大家有沒有聽過一個叫 “ 小野寺樺戀 ” 的網友和實體娃娃小蝶的故事。

小野寺是個網名。他其實是一個被診斷出不治之症,生命隨時都有可能結束的病人。

因為充滿了對家庭的渴望,又沒有辦法像正常人一樣和娶妻生子。

於是為了自己的情感有所寄託,只能購買了實體娃娃 “ 小蝶 ” 作為自己的家庭成員陪伴在自己身邊。

小野寺把小蝶當作自己的 “ 女兒 ” ,帶她吃飯、打遊戲、出門坐地鐵。

還把他們之間的故事和照片發在微博上,在當時震驚和感動了許多網友。

雖然小野寺和女兒之間的生活方式引起過很多爭議,但大多數網友都表示,他並沒有傷害到任何人,用矽膠娃娃做情感寄託有什麼不好的呢?

無獨有偶,在貴州有一位已經年過六旬的大叔,目前已經花費了十幾萬買了 11 個矽膠娃娃放在家裡陪伴自己。

為什麼呢?因為大叔曾經受過情傷,覺得娃娃能給他一種無法替代的安全感,後來就產生了一種收集癖的快樂。

比起真人的不確定感,娃娃反而能一直陪在他身邊。

性只是一方面,會花大價錢去買一個矽膠娃娃的人,最想得到的其實還有陪伴。

大家是不是普遍以為,會買矽膠娃娃的一般都是男性?其實現在也有越來越多的女性開始對矽膠仿真娃娃感興趣。

有個叫“ 桃寶” 的聲優小姐姐,就買回去了一個矽膠娃娃,給她取名為“ 甜貓”,兩個人留一樣的髮型,每天同吃同睡同合影,還以“ 母女” 相稱。

小編覺得,這其實更像我們小時候玩洋娃娃的心態。 對一些社恐患者,或者很難和其他交流的人來說,其實就是想要一個可以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娃娃而已。

有一部叫《 明日之前 》的紀錄片,第一集就向我們拋出了一個關於 “ 機器人伴侶 ” 的話題。

和不會說話也不會動彈的 “ 矽膠娃娃 ” 比起來,所謂的機器人伴侶加入了人工智能技術。 它們可以根據設定給出相應的反應,看起來更加像一個真實的人類。

當然,目前機器人伴侶還只是一個設想,並沒有真的實現。

對於某一些害怕和真人相處的人群來說,矽膠娃娃,就是那個可以陪伴自己的伴侶。

從心理上來看,矽膠娃娃不僅能帶來一種安全感,給顧客帶來填補感情空虛和情感修補,同時也有一種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征服感。

矽膠娃娃對他們而言,意義遠遠大於生理需求。

當然,“ 矽膠娃娃 ” 在大多數顧客那裡依然承載了一個與 “ 性 ” 有關的意義。

小編說了這麼多,也並不是想給 “ 矽膠娃娃 ” 冠上一個多麼神聖的意義。只是想告訴大家,世界上其實存在著很多不同的可能性。 但同時,性也不是什麼骯髒的東西,這其實是一個很正常的需求。

好了,言歸正傳。

社會上對 “ 矽膠娃娃 ” 其實普遍存在一種刻板印象,大家總覺得喜歡玩矽膠娃娃、甚至還與之組建家庭的人有一點不正常,甚至是變態。

但既然有這麼一個群體存在,如果對社會和身邊的人沒有危害,那就是一種合理的存在。 矽膠娃娃,也只是他們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而已。對於他人的個人隱私,我們誰也無權干涉,可以的話,多一些尊重,多一些包容會更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