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完成人展,我愛上了矽膠娃娃

我抱著了解自己性癖的想法,下單了廣州性展覽的門票。回來的路上,同行的朋友向我吐槽,我倆這種沒有性生活的,與其說是逛成人展,不如說是逛了個等身娃娃展。確實,雖然展商佔比不超過百分之三十,但不管是質量還是人氣,娃娃展商都是成人展最醒目的存在。

不聚焦的眼神,崩壞的表情,劣質的假髮,這是大多數人印象裡等身娃娃的樣子,又或者叫它,充氣娃娃。

在信息不發達的年代,會爆炸的充氣娃娃幾乎承載了我對劣質成人玩具所有的想像。在展子上初次見到實體娃娃也是如此,當我把手伸向那些“美少女”的大腿時,其實已經做好了失望的準備。

然後就有一種神秘的力量,把我的手黏在上面拿不下來了。這不比真人香軟?

手感還是其次,娃娃的頭雕實在是太過於精美了。不管是蘿莉控、禦姐控、還是阿凡達控,你總能找到最適合你的哪一款娃娃。

雖然展子上的娃娃大多穿著暴露或是身材火辣,但是展商告訴我,人們選擇出高價帶它們回家,大多數卻不是為了衝。

不是老哥們不想衝,實在是沖不動啊。

一個一米五的娃娃,骨骼利用合金與工業塑料製成,重量一般在30公斤左右。同時因為其材質的特性,日常養護和清洗都非常麻煩。如果只是為了搞黃色,選擇其他的產品不管是價格還是體驗上都比娃娃要好很多。

想像一下,翻雲覆雨過後,你還需要搬著30多公斤的鐵去浴缸給它洗澡,洗完澡還要擦乾拍粉,我要是這種健身猛男我會需要買這玩意兒?

也正因此,在等身娃娃的視頻下,更多的,是娃主們對萌新的勸退。等身娃娃發展到今天,在國內已經走過了二十年的歷史,其成人玩具色彩漸漸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其與BJD(指各種相對小型的擁有球型關節的精緻可動人偶)相似的,被賦以情感傾向的陪伴功能。

等身娃娃的艱難發展,依靠的是國內廠商在技術和外表上的革新。正是因為娃娃越來越精緻,買家才越來越把它當個“人”來看。

展子上偶遇的一位老娃主告訴我,如果你把它當作心愛的娃娃來看,每周清洗擦粉,娃娃在家裡放十年也不會壞;但如果你要給它搞一些奇怪的動作,半年不到,娃娃的皮膚就會破裂,“看著自己喜歡的,那麼漂亮的臉,我想你一定不會捨得。”

仿人形態的娃娃出現在40年前,最早在日本是使用橡膠製作的,售價大概在三萬八千日元。摩託的價格,摩托輪胎般的手感,不是一般人能消費的。 80年代時,出現了利用軟膠製作的娃娃,手感好了,價格更是一路飆升到了十萬日元。

而我們今天所熟悉的矽膠娃娃,一直到2000年才進入中國市場。 10年後,TPE(一種高回彈性、高強度塑料)等身娃娃第一次在中國被作為實衣模特被製成,又再經歷了無數次技術革新之後,才有了現在手感柔軟,可塑性強的肢體。

目前市面上的等身娃娃,大多數使用的是矽膠頭雕+TPE肢體的組成。這樣能夠保證五官足夠精緻而身體足夠柔軟。

除此之外還有布製娃娃與手辦材質的娃娃。布製娃娃整體相對較輕且走的是二次元路線,織物皮膚,使用海綿等軟質材料進行填充,5千元以下你就能擁有。手辦材質的話,就更更更重了,喪失了柔軟度但是精美程度是其他材質無法媲美的,單體售價超過5萬元。

因此,矽膠材質的娃娃靠著其物美價廉的特性牢牢佔據了大部分的國內市場。從國內第一家等身娃娃廠商改良矽膠生產工藝開始,矽膠娃娃廠商們就開始想方設法創造自身優勢,從而更好的滿足消費者。

男女生購買娃娃的需求不太相同。就像我前面說的,男娃主購買娃娃,更多的想要一種陪伴感。 “娃娃真正的意義真的是在你最需要慰藉時候,沒有人陪伴你走那段艱難日子的時候,最好的一個陪伴。”

而女娃主,更多的是一種“雲養娃”的心態,和小時候玩芭比沒什麼區別,更多是喜歡它精緻的臉和可以隨意擺放的肢體。

於此同時他們所要承受的,是周圍人異樣的眼光。就像你看到的,尋常人所能接觸到這些娃娃的場合,是成人展。

對於等身娃娃不可避免的色情屬性,有一條彈幕說,一張紙,你可以用來擦嘴,也可以用來擦屁股。總不能因為有人用紙擦屁股,你就說用紙擦嘴的人噁心吧?

是否用它來作為成人玩具,本來就是個人選擇,再說了,成人用品不能說俗,因為它自身不具有屬性,廠家刻意的引導手段才顯得俗。從開始推出成人玩具到今天,它們卻始終沒辦法為常人所接受。

購買等身娃娃,是一件十分需要勇氣的事。如果你去朋友家,看到他有一個等身娃娃,你的反應一定是,“臥槽,有變態!”然後第二個反應就是,“臥槽,好恐怖!”

日本機器人專家森昌弘提出:當機器人與人類的相似程度達到一個特定程度的時候,人類對他們的反應便會突然變得極其負面和反感,哪怕機器人與人類只有一點點的差別,都會顯得非常顯眼刺目,從而整個機器人有非常僵硬恐怖的感覺。也就是所謂的恐怖谷效應。

所以你會覺得恐怖,這並不奇怪。最近一段時間,景區的小商店門口,經常使用電動的等身娃娃來吸引遊客的眼球,不管誰第一次看到都會被嚇死。

在日本,娃主們組建了一個工會叫“日本人偶公團”,致力於帶著幾十隻等身娃娃到處旅行。之前就有他們嚇到路人的報導流出,但是看了照片之後,好吧,確實有嚇到。

如果說那些還只是因為恐怖谷效應引起的話,18年7月份,日本一家手辦店等身娃娃鬧鬼,找來本土道士驅邪的傳聞,就有點勸退新玩家了。但是當有人問起娃主,要是娃娃真的動起來了怎麼辦?他們卻笑著說,老婆活了,豈不美哉?

說到最後,恐不恐怖,色不色情都是買家的事,與路人本就沒有什麼關係。要不是去成人展,誰又能在生活中見到它們呢?要不是我是個LSP,又怎麼會去成人展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