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顧實體娃娃體驗館之後,我悄悄給了五星好評

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我接到一個線下派遣任務,說是要實地探訪一個成人體驗館。

當然,經歷過大風大浪的我當時心裡沒有任何一點波瀾,甚至想先去嗦一碗螺螄粉,心想著大概就是個成人展之類的地方吧。

但是,事實的發展往往出人意料,領頭緊接著告訴我這次要去的是一家矽膠娃娃體驗館。

我的“蠢蠢欲動值”就在這電光石火之間被瞬間拉滿,再也不想什麼螺螄粉了,真是人在家中坐,瓜從天上來。

其實本人好奇心特別強,總想漲漲見識、開開眼界,真的跟荷爾蒙沒有多大關係。

在網上上搜索相關店鋪,看到地址後,我愈發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立馬騎起自家小電驢往外衝。

一路上,我可謂是火花帶閃電,風風火火地到達目的地後才發現,網上給的地址並不詳細,不禁概嘆這老闆整得還挺神秘。

當即我就一個電話甩過去問問咋回事,電話那頭的聲音聽起來低沉而有磁性,實屬氣泡音典範、聲控必備良藥。

對方先開口:“老闆,咱家可沒有按摩、SPA什麼的,你知道我們是乾嘛的吧?”

之所以會這樣問,原因在於他們的網上展示頁面誤導了很多人。

“我知道啊,就是事先知道我才找來的,就是玩娃娃嘛。”我隨聲應道。

對方略喜:“行,老闆,你從C棟側邊那裡找到一個門禁,按門鈴我給你開門。”

經過這一番土匪對暗號似的通話後我終於成功上樓。這家體驗館隱藏在一棟居民樓裡,房間門口沒有貼任何招牌,從門口經過看不出來是乾嘛的。

隨後開門迎接的是一個至少70公斤的壯漢,面相粗狂,與其銷魂的嗓音形成鮮明對比。

然而等到進門後我才深刻理解了什麼叫做反差萌,壯漢老闆的電視上居然在放《小豬佩奇》,周圍就是各個敞開的房間,每個房間裡都坐著一個乍看與真人無異的矽膠娃娃。

頓時我就被這有趣的老闆所吸引,但我還沒來得及說話,他就開始邊介紹邊帶我去各個房間驗貨。

穿梭於這些氛圍曖昧的房間看著各式各樣精美的娃娃,讓人難免有些失神,但我還是冷靜下來提醒自己是帶著任務來的。

於是我就向老闆說明了媒體身份,並希望能把娃娃都擺在一起拍張全家福。不料老闆立即收起熱情,神色嚴肅地拒絕了我。

他表示這生意雖然不違法,但他們還是想低調一些,如果讓房東知道了可能就不會再租給他們了。

想想也是,雖說法無禁止即自由,但部分在儒家文化熏陶下的中國人卻不認為這是什麼光彩的事。

買賣不成仁義在,老闆送了我一瓶可樂就下了逐客令,我只能黯然離去。

剛好肚子也餓了,我到樓下隨便找了一家小店坐下,邊吃邊後悔剛才沒發揮好,我還偏偏就不信這個邪,打算補充完體力再上去跟老闆商量一次。

結果還是無功而返,並且老闆看我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就祭出了緩兵之計,讓我留下號碼等想通了再打給我。

回到家後我越想越覺得懸,鬼知道他會不會打給我,事到如今也只能強上了。第二天我直接在網上下單了一個248元的“精品足療養生套餐”,也沒打電話預約就直接去了。

到了地方後我上樓、敲門一氣呵成,老闆看到是我便一臉驚訝地問怎麼又來了。我直接亮出驗證碼說:“我今天來不為別的,就是想體驗一下。”

老闆倒也實在,知道我的來意後立馬恢復了往日的熱情,連忙把我迎進門。只是在店裡我一直挺直了腰板走路,生怕弄出什麼聲響。

這次還是老闆帶著我依次看了不同的房間,裡面的娃娃類型各異,從體型豐滿的御姐,到嬌小可愛的蘿莉,可謂青菜蘿蔔樣樣齊全。

眼花繚亂的娃娃給我整出了選擇困難症,於是我跟老闆說哪個最受歡迎就選哪個。

老闆聽罷會心一笑,把我領到了其中一間房,當看到娃娃時,我瞬間覺得這兩天的奔波都不算個事。

房間裡的窗戶都被黑布遮了起來,櫃子上擺著一個閃耀的燈球來烘托氣氛。

在床旁邊有一台助興電視,裡面存著數不清的動感MV,給你帶來音樂的力量。

老闆告訴我這娃娃總共有三條路,還收了100元的押金,說要是發現我走了最上面的那條路或是哪裡有破損這押金就不退了。

我買的這個248元套餐時間為1個小時,老闆離開前數了數桌上的套套說:“還剩4個,不夠就說,別忘了擠潤滑油啊。”

“不夠就說”這四個字如同晴天霹靂,搞得我一時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門一關,鎖一上,我就先體驗了一下娃娃的觸感,可以說要是溫度達到36.5℃,那手感就跟真人相差無幾了。

在我體驗手感時,娃娃發出了某種讓人血脈僨張的聲音,好奇心驅使著我發現了娃娃後腦勺的發聲器,感受到不同的震動它就會發出相應的聲音。

不得不說,在當時那種曖昧的氛圍裡,再加上娃娃精緻的臉龐、苗條的身材以及性感的穿著,我差點就栽了。

但理智告訴我,我是一個堅強的小伙子,當以任務先!

這種思想的轉變,把我的體驗之旅變成了一條健身之路。

雖然娃娃的各個關節都很靈活,但也代表它非常不穩定啊!比如上圖那個姿勢,花了我將近20分鐘,每次快要擺好,就因為手的角度有一點點不對,整個娃娃就翻了。

而你必須把娃娃整個抱起來,在騰空狀態下擺好手和腳的角度,再整個放下去,要是哪隻手角度偏了,它又會整個側翻。

而且這個娃娃奇重,感覺比真人還重,幾個姿勢擺完整得我是腰酸背痛、滿頭大汗。

在擺姿勢的過程中,除了發聲器發出的某些聲音外,還會夾雜著金屬骨骼“咯吱咯吱”的異響,在做廣播體操的時候這種異響必然會影響體驗。

然而我還在想著搗鼓個什麼新姿勢時就听到老闆在門外喊:“兄弟你時間到了,已經超了十幾分鐘。”

我只得意猶未盡地打開門,老闆在檢查一番後把押金退給了我,還主動提起了衛生問題。

老闆說,他們的娃娃比真人衛生多了,每個客人離開後都要清洗娃娃的通道,並用雙氧水消毒,全身清洗則是3、4天一次。

最後老闆開心地送了我一瓶可樂,簡單寒暄幾句之後這次探訪就算結束了。

找不到老婆的人里大部分都是基層的打工者,調查顯示,80%的打工者年齡介於21-50歲之間,55%已半年沒有性生活,35%感到性壓抑。

而成人玩偶正好可以幫助這部分人解決生理需求。隨著技術的進步,近些年矽膠娃娃被越來越多人所知道。

矽膠娃娃不同於以往的劣質充氣娃娃,相較於後者,它的外形、材質、觸感等可以說是革命性的提升。

但矽膠娃娃在質量提升的同時也帶來了讓普通人望而卻步的價格,像體驗館裡那種質量的娃娃都是在1萬元上下。

網上這個價位的娃娃成交量極少,但感興趣的人卻很多,於是線下體驗館應運而生。只需要花一點錢就可以體驗一次高質量的矽膠娃娃,是不少有相關需求人士的不二選擇。

這個行業確切地擊中了一個巨大的社會痛點,目前還是藍海,潛力巨大。滿足市場之所需,就是最簡單的“財富密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